梦醒初时_今天更了吗

【请点击查看】

全职all叶√

凹凸丹厨,主吃安雷√

团兵√

第五all杰√

不逆不拆 √

产量很少√

文章请勿转出

不定时更新

谢谢喜欢

经常站在北极圈有人陪我吗

以上

【all叶】一辆车引发的莫名其妙 2

黄少天转身掏出墨镜和口罩,衣服作贼的样子。叶修在旁边干笑两声:“还好当初我没露脸。”

“切。”黄少天撇撇嘴,又想起了什么“诶?当时去世邀赛你没露脸?”

叶修“……”好像有。

“我靠你怎么过来的没被发现??”黄少天绕着叶修转两圈,一边咂嘴一边压低声音嘀咕。

“这有什么,哥这是幸运懂不。”

“是啊你最棒。”

叶修:“……”

这孩子脑子烧坏了吧。

“诶这大中午的吃饭去不我听说这附近有家饭店你经常去介绍给我下呗!”

叶修“……”这怎么知道的?

“赫赫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苏姐姐可是——”

“叶修?”

“???”

“你怎么在这?”叶修问到。

一个带着墨镜面如罗刹的男人。

黄少天摸着下巴如此想到。

哪里不对。

我靠这不是韩文清吗???为嘛在这里??难道是知道我来找叶修所以来个模仿偶遇叶修这梗太老了吧果然是老年人了像我这样的……

以上是黄某人内心活动。

“老韩好巧啊,你也来这额…接机吗?”叶修见气氛不对,叶修顶着韩文清锐利的眼神问。

“……”

“嗯?”ovo为什么盯着我看?

“嗯,来接你。”

“?卧槽?!”黄少天一听尖叫一声拉着叶修不自主的跳到他后面,心里仿佛在刷弹幕。

叶修被他一拉,差点仰头朝下栽下去,机智地拉了韩文清一把。

于是三个人都摔了。

张新杰带着空调凉气从便利店里走出来,手里拿着袋子。把零钱仔细地分好类装在钱包里,抬头一看地上三个人。

“……”张新杰的眼睛不自觉地往下滑。“队长,你们在干什么。”

地上一摊人爬起一个穿黑衣的男人——韩文清!

韩文清紧皱眉头看着地上两个人,“啧。”然后拎起叶修回头就往张新杰那走。

“我靠!有没有点同情心!”黄少天一看叶修被拎走了,一个鲤鱼打挺追上去。

“大热天别吵吵,老韩我有点晕……”叶修被韩文清夹在胳膊下一晃一晃的。

韩文清顿了顿,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放叶修下来,最后看叶修快吐了就把他摆摆正放在地上。

刚放下叶修就站不住身子歪歪扭扭的。“老韩我怎么还是晕……”
韩文清急忙扶正叶修,黄少天也上去扶住叶修,一边嘴里喊着“诶老叶怎么啦?是不是天太热了中暑啦怎么办啊。”“先回车上吧,黄少天除外。”张新杰推推眼镜,带好帽子,和韩文清一左一右扶着叶修往停车场走。

“诶不带着我吗!老叶!”黄少天几步跑回叶修旁边,韩文清一个眼刀过去,一咽口水,就算是韩文清也不能阻挡我和老叶!心里这么想着,壮着胆子也一起扶着站不住的叶修往前走。

—TBC—
不行,写不完了。

绿帽集团CEO:

通过动画的手段诱导扭曲儿童的内心,越来越恶心了。

今天叫这个名字好了:

如遇:

昨天在微博里看到的,借着超级英雄,迪士尼人物,比如冰雪奇缘女王艾莎,绿巨人浩克,米老鼠,蜘蛛侠,小丑等洗脑儿童,满足一些变态恶趣味。

里面教孩童流血是好玩的,不要反抗大人对你的猥亵,教他们吃|||屎,喝||尿,还有用剪刀戳破怀孕的肚子,注射针剂,互相捆绑……

我去爱奇艺,优酷,搜狐都搜过了,的确能搜到。今早我朋友还在B站举报了一个。

可能是因为大家举报的缘故,我今天又上优酷搜了一遍,艾莎怀孕已经搜不到了,但是还有很多,优酷上有个叫搞笑蜘蛛侠的看起来也很恐怖,最恐怖的是它竟然有173集,标题都是“艾莎和白雪成了无头公主”“热熨斗在脸上”“猫女的腿没了”“马桶里的麦当劳”之类的。

有的上传者有100多万的粉丝,从16年开始上传这些视频,想着我就觉得恶心得要命。

这个故事可能有创作夸张成分,所以希望大家集中注意力在它要反映的事情上。这些动画分类都是在亲子教育里,这才是这个事情最可怕的地方。

油管上面的态度也是看到一个举报一个删除一个,对这些邪典动画完全抵制。图片上博主下面大家评论的我国各大视频网站上的截图更是触目惊心。

我印象最深的一个评论是这样说的:“这个事情远比想象的恐怖,传播学里 1979年格伯纳进行长达十年的研究提出了培养理论,就是研究电视里的暴力画面对儿童的长远影响,不止会增加攻击性,更会潜移默化的改造社会观。这些动画片所有的象征(暴力、医疗、虐待、怀孕)都是精心设计的,是有心理学控制术体系的,我更担心的是这只是冰山一角。”

变态其实每个国家都有,害怕中国也会有人学起来,利用喜羊羊,灰太狼,熊大,小头爸爸之类的动画人物。希望大家能广而告之,看到一个举报一个。

——“那么,凯蒂接种了所有疫苗吗?”

别让游荡在人间的魔鬼带着孩子一起去到地狱。



PS:如果是问转载或者扩空间就不用问我了,原po主我也问过了,标明出处就好。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哪怕家里没有孩子,这也是一个警钟。

【all叶】一辆车引发的莫名其妙(1)

1
叶修买了辆车

他经常带着兴欣一群人载着他的车跑来跑去。

美名其曰练习车技。

谁知道?

但兴欣也乐得陪他兜风。

2
方锐不这么认为。

他觉得叶修是想和他练习“车技”。

于是搜了好几个G,想着哪天可以在亲亲修修上每个都试一遍。

让我们为他不可预知的未来点个蜡。

3
黄少天第一个听说了这事。

他有一个计划,马上买好票飞到H市。

喻文州:mmp我一定要说出来。

4
“老叶我到啦我到啦你在哪?我出来找你啊?”

“您老快别说话了,耳朵都起茧子了。”

“诶我这不是想你了嘛!”想和你来次车x啊。

“好好好你从5号口出来。”我到底是为什么要做这个死来接他???

5
“老叶!我来啦!看到我了吗!”

“诶诶别喊了看到了看到了。”叶修摸了把额头,魏琛把他的车借走了,他还记得魏琛当时说话时那一个猥琐的表情:“老叶我们呢接一下你的车,过几天还你啊。”方锐在他说完后补了句:“我们要搞一个大动作知道不。”那眨眼的表情真是记忆犹新。

然后整个兴欣的人都走了。

叶修:那我咋办?

6
“诶老叶你开车来了没啊!我想坐坐看!”

“啊?你干嘛想坐车,走走不好吗?”

“诶呀我不是不想走过去嘛!”黄少天心虚地转过头看天。

“那你飞吧。”叶修扯了扯领口,这天可热死他了。

谁知道为什么这么怕热啊,早知道就不出来了。

好热啊!

哪里凉快点??

“天上凉快。”叶修下意识说了句。

“……我不想说话。”黄少天瞄了眼叶修无意识露出的脖颈和半遮的锁骨,咽了口水,看到如此福利还是好的嘛。

黄少:但是还是想要车x随便表个白什么的。

你还没表白就想着车x??

黄独秀同志请开始你的表演。

9
没办法,黄叶两人只好走回去。

路上车哗哗,行人哭唧唧。

10
“老叶你不是有车么?为什么不开啊。”

“我一直很想问,你怎么知道我有车?”叶修看天上晴空万里,半点要下雨的样子都没有。

“emmm”我总不能说我找苏姐姐问你的事吧。

黄少:我不能出卖队友。

喻文州:我是怎么回事??

—TBC—

大冬天写这个。

写着有点难受。

【all叶】此叶非彼叶 2

写的什么玩意

两个时间段写的,可能前文后文差别有点大
————

2  瞎玩

自动窗帘动了动,发出咔兹咔兹的声音拉开了,金色的阳光铺撒在床沿上。

快要掉下床的叶修抬起眼皮。

坐起身,揉揉一头黑发,身上的衣服没换,自己缠在一坨被子里。

“我去。”叶修难得爆粗口,摸了一把脸上的灰。

费力地从卷起来缠着他的被子中逃离出来,在屋子里转了一圈。

我在哪啊

叶修想着,在房间里晃来晃去。

这房间没人住。叶修第一反应。

黑白格调的房间,衣柜门阳台柜子一应俱全。

但是没有人气。

这屋主人很有钱,一台88寸全系的大屏幕就这么显示在墙上,而它只是一个小小的圆球形的球显示出来的。

好高科技啊

打开卧室门,走到一半才发现自己身上脏兮兮的。

去洗个澡好了,虽然不知道这是谁的房间,但既然不在那我洗个澡应该……没关系的吧。

船到桥头自然直。

叶修转进一个看似是浴室的地方,蛮先进的,叶修想。

跨进浴缸,没等叶修找到水开关在哪,35゚恒温自动热水已经无情地从头顶的出水口地扑向叶修。

“。。。”

浑身湿透的叶修甩甩头,叹了口气,扯下身上没一处是干的的衣服,扔在地上。

坐在浴缸里,水慢慢蓄满。

蛮暖和的。

叶修搓搓身上的污渍,直到干净。

水还在蓄。

难道是声控的?

“停止!”叶修傻傻地对出水口喊了一句。

水依还在往外喷。

“……”

莫名奇妙的来到一个奇怪的地方,遇到一些熟人,看起来并不待见我,这是个什么世界啊。

沐橙好像给我安利过一些穿越小说,这是要让她知道可不羡慕死我,话说这是不是梦?

叶修很矛盾,可是昨天那感觉又并不想是假的。

自从国家队回到国内,那群人不知道为什么天天来找叶修,有时还做些偷偷摸摸的小动作,情商爆表的叶修怎么会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他只是在回避罢了。

不敢面对。

叶修想。

回不去了吗,沐橙,你一个人在那怎么办啊。

叶修迷迷糊糊的想着,头疲倦的一点一点。

水漫过胸膛,停下了。

————

方锐训练回来并没有看到叶修。

他肯定又跑出去祸害人了。

方锐想。

呵,叶大少的心思不能猜啊,不知道喻文州的计划什么时候能开始。

方锐想着就皱起眉,叶修并不是他印象中那个讨人厌的家伙,至少他看起来并不是。

他边走边脱下作战紧身服,从一旁的柜子里抽出一块浴巾,走向浴室。

“卧槽”方锐瞪大眼睛。

“喂叶修!”方锐晃晃叶修冰凉凉的身体,他没想到叶修还在,并在这浴缸中泡了不知道多久了。

方锐见他毫无反应,心急地抱起叶修用浴巾抱着把他擦干捂回被子里。

他还有用呢,可不能这么死了。

不会死了吧。方锐痴痴的望着被子里的叶修,他的手和脚都还是似冰一样僵硬。

算了,就让他这么死了吧。

【不行!】

方锐刚有个念头闪过,心中炸开一道声音让他不得不清醒起来。

“诶”方锐哀叹一声,背起叶修向门外走去。

走在无时无刻亮着灯的走廊上,方锐背着叶修却看起来像个没事人一样,快步走到医疗室门口。

“这叶大少怎么这么轻”方锐想,“在监禁房里呆太久了?呵呵,真是娇纵啊。”

“啊,方上校。”

“哦,小明,张新杰在吗。”

出来的是医疗兵,属于后勤部,直系上属是张新杰。

“啊张副,方上校来找您。”说完顺手把门带上走了。

“先换鞋,进来吧。”

“诶张新杰。”方锐深知他的习惯,这可是他出名之处之一呢,急忙换了鞋,拖拉这崭新的拖鞋跑进来,抱着叶修轻放在一旁的医疗床上,一屁股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不要跑,还有,那是我的椅子。”

张新杰扶一下鼻梁上的眼睛,方锐怎么这么匆忙,想着另找了把椅子坐下,面上静无波澜。

“怎么了,这么急。”

“哦对!”方锐猛的喝了口桌上杯子里的水站起来,“我去洗澡的时候发现这叶少躺在浴缸里叫都叫不醒,你帮我看看吧。”方锐一口气噼里啪啦的口水都快喷到张新杰脸上去了,又举着杯子喝光了杯里的水。

张新杰眼角抽搐,那是我刚倒的水,我的水!我的水杯!

“好了,先和我说下情况。”张新杰摘下眼睛,那手帕擦擦眼镜,又放回抽屉里,换上了新的眼镜,并且打算把方锐刚刚喝过的杯子分尸。

张新杰:我想打人

————

我知道我短小,下次补哈

别看这次all秋狗血设定没有啊

下章有修罗场

相信我

这是篇all叶

二代愚者:

愿每一位同担爱意长存:

微博地址


《全职高手》真人化消息传出后,我们和许多同担一样担忧、困惑、迷茫。争议之下,我们也看到对许多对叶修形象、人格的误读。我们想要解开这些误读,专注原作来使爱意长存,而非以任何名义或目的去丑化、矮化角色,反成为伤害角色和原著、刺伤同担的刀。本微博仅对话原著粉,不针对任何演员及粉。


本LO欢迎大家随意转载,站内、空间皆可,微博请走首行链接,为转发贡献一份力。

感谢每一位爱意长存的同担,也愿每一位同担都爱意长存!


记录:2017.6.20 15:48 屏蔽解除


【all叶】此叶非彼叶 1

写在前面的设定:大概是半架空的世界观,全员修行。就是账号卡在现实中是拥有者的变化形态,一人最多有两个,叶修是特例。有修行者,也有普通人,普通人地位地下,不包括大家的子弟。【算了说不清,自己看吧【大概是长篇了_(:_」∠)_
去年的梗我现在才写_(:_」∠)_
看似all秋实则all叶,雷者慎入。
更文更文_(:_」∠)_
————
国家队比完赛,就回到国内,继续他们的生活。

1    叶修变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头好痛啊!!!

叶修头痛欲裂,扶着脑袋撑起身。

我去,这哪

自己就躺在冰冷的石板上,破破烂烂的石房子,屋顶似乎还有个破洞。

我的妈,被绑架了?

叶修突然开始开脑洞,这一定是沐橙给他看的x书太多了。

叶修看了看自己,灰不拉几的衬衫,下摆都烂了,裤子只穿了条内裤。身体上倒是没受伤什么的。

“喂!吃饭了!”房子外传来一声粗狂的吼声。

叶修满脑子疑问,但他也不敢轻举妄动,顺着屋顶破洞照来的微弱光芒,慢慢摸到门边。

他的夜视能力似乎变好了?

叶修因为一直熬夜打游戏,眼睛已经开始有略微近视。

门没有打开,而是在旁边的一个狗洞子里扔进来一块生肉,散发着腥味。叶修忙躲得远远的。

不是吧,生肉?就算是绑架以我的身价会有这种待遇?还是他要杀人灭口?

叶修脑中胡思乱想,乱成一团,他还是壮胆决定问问。

“我说大哥,你这是绑架我吗?”叶修知道门口的壮汉不好惹,声音都是有点颤的。

“啊?我说,叶大少你是脑子坏掉了?自己怎么进来的都不知道?我告诉你哦,你永远也不可能出来啦,哈哈哈哈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也想和我和队长打?伤了叶秋没上诉扔到无生岛里已经是对你仁义至尽啦哈哈哈哈诶你说我说的对不对队长?”

这啰里吧嗦不是黄少天?伤人?叶秋?无生岛?怎么回事?

“诶我说黄少天,你们在玩什么啊。”方锐的声音从门缝里传来。

“诶猥琐方你说这叶大少是不是脑子坏了?连自己的处境都不知道balabalabala”

“少天,安静。”

“哦”

“啊?这叶大少还没死哪,都几个星期了。”

方锐恶毒的声音刺进了叶修冰凉的心。

什么?我伤了谁?叶秋怎么了?

“喂!怎么回事啊!黄少天!方锐!”

叶修急了,他喊住黄少天喻文州和方锐渐行渐远的脚步。

“他怎么还有力气。”方锐挠挠头。

“算了吧,也关了好几天了,放出来吧,人死了我们也不好负责。”喻文州笑眯眯的发话了,方锐见了知道他心里又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了。

方锐无奈的打开沉重的铁门,发出刺啦的声响。刺眼的光射入叶修的眼睛,隐隐的痛。

叶修现在状况很不好,先不说刚才喊的那一句就已经让他的身体感到吃力,加上他刚到这地方一点东西都没吃。

叶修觉得这身体不是他的,他那完美身材才没这么虚弱呢。(x

方锐开了门但一步也不动,黄少天看了奇怪,走进一步发现这屋并不像他想象的肮脏,叶修就躺在地上,一点也不像一个濒死的罪人。

叶修乌黑的散发长到腰,虚弱的靠着门边的墙,湿漉漉的望着黄少天。

但其实叶修只是在方锐开门时不小心磕到了门而已。

黄少天莫名感到心烦,他觉得叶修不应该这样,不应该待在这漆黑的破屋子。

可这叶修是叶家著名的废物啊,整天无所事事,典型的纨绔子弟模样,偏偏长得不错,到处撩拨人,哼反正没我家秋秋好!

方锐其实和黄少天思想几乎同步,他对叶秋没什么感觉,却对这叶大少有的触动。

方锐烦躁地把叶修拖出来,头一次感到他这么轻,方锐迷糊的想着。

“咳咳,有没有水……”叶修干到嗓子冒烟,扯扯方锐拖着他的衣袖。

“没有没有,你怎么那么烦啊,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当个死人吗balabalabala”

“我们这没有,但可以一会给你。”喻文州一路上几乎没说话,一直笑容满面,但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些什么。

门口之前的大汉恭敬的送三人和被拖着的叶修出门。

这三位可不能惹了。大汉想。

“哎”方锐假叹一口气,伸手抱起叶修,继续向前走。

“方锐你……”黄少天感到不可思议,为什么方锐对他这么好?方锐可谓是不近人情的其中一位了。

“诶先回去再说吧。”喻文州似乎看出了什么,微笑地对僵持的两人说。

三人加叶修坐上悬浮车,一路疾驰回到荣耀研究总部。

自从人们发现荣耀的魔力所在,开始越来越重视荣耀的存在,有人还幻想着有这么位荣耀之神,降下神力赐予人类,支持人类的发展。

荣耀魔力研究中心与训练中心总部基地,简称荣耀总部。以冯主席委任,众人为总部各个部门担当一份力量。地跨两大陆,是十分庞大的巨型基地。

叶家也在总部发展,并出了一位史无前例的天才与废材:叶秋和叶修。

众所周知,荣耀魔力是个人都会有,但这叶修大有不同,体内丝毫没有魔力。叶家上下都不看好他,就天才弟弟叶秋对他百般呵护,养成了叶修这么个纨绔又胆小的性子。

喻文州一路上想了很多,他和这叶修未曾接触,但就今天来看,叶修并不是传闻上这么个样子。

回到总部,黄少天和方锐各走各路,方锐带着叶修回到他寝室,黄少天则和喻文州去食堂。

“喂醒醒,起来喝水。”

方锐觉得自己不正常,他可是最讨厌叶修的一人,难道这叶修有魔力了?来魅惑我?不可能,有了他还会察觉不出来?

“额……”叶修费力的抬起眼皮,惨白的灯光快要闪瞎他的眼睛。

“喝水。”

“哦”

叶修感到自己胸腔很闷,喘不过气来,手也抬不起来。

“我……”

“哎咦,我帮你,磨磨蹭蹭的。”方锐撇撇嘴,不去想乱七八糟的,先处理好这人吧,反正他也没有看到叶修亲手伤人的场景,虽然他觉得就这小胳膊小腿的能伤得了什么人?

“咕噜咕噜”

一杯水咽下去,叶修舔舔唇,昏睡在方锐床上。

一边的方锐却涨红了脸。

他为什么会觉得叶修很性感??

方锐快步走进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响起。

过了半晌,方锐披了条浴巾出来了。

看了看躺在床上脏兮兮的叶修,自己无奈的窝在沙发上睡了。

—TBC—
这次比较短,以后在还债啦_(:_」∠)_

这次就讲讲设定,剧情什么的后面再发展啦。

国庆在更一次吧(大概

开学了,债见吧。

【伞修】失去的那一天


#没有脑洞
#短篇
#私心打上all叶tag

“苏沐秋……苏沐秋你醒过来啊!”

“啊!”叶修从床上惊起,屋子里空无一人。

“我……在做什么?”叶修没有了之前的记忆,只是知道他的心从那天开始就一直沉闷着。

叶修抓抓后脑勺,疑惑的起身,心中难受的感觉更甚。

打局荣耀吧。

他这么想着,打开了桌子上的电脑,令他奇怪的是,这张桌子上有两台电脑。

叶修甩甩头,抛去杂念,照着记忆从从抽屉里翻出一张账号卡,翻过去看了看背面。

【君莫笑】

“我有过这张卡吗?”叶修自问。“不管他了。”

登上账号,先刷了一次埋骨之地,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对这张账号卡异常熟悉。

“老叶老叶!你终于上号了!老叶你没事吗,昨天你……”

耳畔炸裂起黄少天的声音,叶修挑挑眉,没有在意。

天很热,叶修的衣服几乎湿透,他想去买根雪糕,条件反射地叫了出来。

“沐秋你……”

等等,沐秋……是谁?

叶修不管喻文州的问候,退下了账号。

他起身,自己下楼,穿过破旧的小巷,对面是一条马路,车很少。

马路……

叶修想着,我要去对面买烟。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买烟,大概是家里的抽完了吧。

家?

那里是我家吗?

叶修扭头不再去看对面,不知为何,他对这条马路有点害怕。

叶修转身漫步,渐渐的,他走到一处公墓。

这是哪?

叶修想着,走进了公墓。

入口处有个石碑,模糊的刻着四个字。

【南山公墓】

叶修走着,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为什么要到这来?

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叶修走到一处墓碑前停了下来。

“苏沐秋……”

我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叶修感到有一丝凉凉的液体从眼眶中滑出,抬手蹭一蹭。

眼泪……

我为什么流泪?

我为什么悲伤?

我……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啊……

叶修弯下身,慢慢的跪到了地上,无声的抽噎着。

“沐秋……沐秋……我认识你吗……我认识你吗!”

叶修哭了一会,站起身,面无表情,脸上还带着泪痕。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墓碑上的字。

【苏沐秋    2015年××月××日   享年18岁】

苏沐秋,再见了。

叶修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风静静的吹,嫩草丛生。

远处出来若有若无的铃铛声。

【叮铃叮铃】

心旷神怡。

—END—